前言:終於可以上痞客邦的部落格了,在北京都連不上,只能連上相簿和留言版……
所以現在把前三個禮拜在奧運時寫的三篇刊登於時報周刊的文章po上來和大家分享。
而且是未經編輯大大修改後的原稿哦!照片就等準備後再後補吧!^o^


採訪北京奧運,最興奮的就是可以掛著「中華台北採訪團」的名稱,到北京城裡為奧運奮戰一個月,才短短幾天採訪行程下來,發現北京什麼不多,就人最多!

其實一下飛機,就見到穿著藍色紀念衫的奧運志工,也就是所謂的「志願者」,漂亮美眉拿著「中華台北CTBP團體」的牌子,在登機門前等著為我們服務。兩個姑娘挺可愛,看到我們這些台灣來的記者似乎感到格外親切,一路走到出關處,志願者果然是如傳聞所言,成千上萬啊!光是機場就有好幾千人吧!沒走幾步就遇到一個,那些年輕的志願者們看到我們的團體名稱,就在那兒竊竊私語:「喂,這團台灣來的」「台灣的記者」「台灣來的媒體代表」……喂喂喂,說這麼大聲我們都聽到啦!




北京人一知道你是台灣來的記者,都似乎感到特別HIGH,一定要上前來和你搭個腔,那一口速度快到不行,捲舌音捲到很有特色的京片子和不同於台灣的用語,也影響到我們記者的發音,跟他們說話,自個兒也會不知不覺操出一口捲舌腔,搞得自己好像是內地記者似的,讓新聞大樓或記者們在生活空間中遇到的志願者,以及路上的老百姓們,都分不清到底我們這些人到底打哪兒來,開口常常第一句就問,「您打哪兒來?台灣還香港?」,我說:「誒,我們台灣來的」,他們再回句:「真的啊!唉呀,大家血濃於水都是一家人」,嗯……還真熱情呢!

不過北京這地方,還挺講究關係的,正應證了這句俗話–「有關係就沒關係,沒關係……這關係可就大了!」,沒錯,在這兒有人脈,就有後門可走,就有方便可行,幫我們開採訪車的地陪告訴我們,「我其實算是漢人,但是呢,當初唸書時為了考試能多加分,爸媽硬是透過朋友的關係,把我的籍貫搞成滿人,嗯……所以加了不少分數呢!不過我奶奶確實也是滿人啦,算是有四分之一血統吧!」原來啊,內地也搞這一套,有少數民族考試優惠條款,就像十多年前的聯考時代,原住民朋友也可以加上百分之二十幾一樣。

「那麼沒關係,關係可就大了」這話兒,我這次來北京總算是親身體驗啦!要去採訪鳥巢的開幕式預演,本來為了拍攝煙火秀,和攝影大哥兩個人搭著採訪車一路找尋所謂的置高點,看到橋上有好的view,結果才要下車,公安就來趕人了「你們這有證也不行,規定了就規定了」,來到大樓想要借高位拍鳥巢,也不行,但明明上頭好多架攝影機,門管就說了「他們是22層那樓主的朋友」,唉~~這可傷腦筋了,所以只好來到鳥巢周圍的平面路段取景了,但管制還真嚴格,這兒不通那兒不能走,所以我和攝影兩個人只好徒步前進,天啊!還真是人山人海,十萬大軍也不過如此了,上萬民眾擠在鳥巢南方的奧運公園,也沒法再往前走了,這些都是沒有門路的人,有些有關係的弄來邀請函,就能進鳥巢看表演,沒關係的,哇!就有得你擠的了,看看這陣仗還真嚇人,什麼叫萬頭鑽動,這次也真的領教到了。




散場時更恐怖,人多到久久疏散不掉,交通管制又不快些放行,連鳥巢外的安檢門也不讓媒體通行,搞得我和攝影大哥原本預計走捷徑回新聞大樓的計劃完全泡湯,要繞一大圈,本來半小時就能到達目的地,走了一個多小時,天啊,腿都給走鐵了!酸痛的不得了,靈機一動來學電影裡主角在路邊豎起大姆指攬車,看有沒有好心人讓我們搭便車,結果剛好攔到一輛媒體村服務人員的車,那大哥被我拗了一陣子,索性好心讓我們上車,還跟我們說:「這現在塞翻了,到處都在管制,我也沒辦法送你們回IBC(國際廣播大樓),而且我還要到別處,我就繞個道載你們到距離那兒最近的地方吧!」唉唷喂呀……謝謝老天爺啊!少走一段是一段,想想看,不停下來一直走一個多小時,而且早上走一次,晚上走一次,腿以下都感覺要和身體分家了,嗯……這國家雖然有些事得靠靠關係,不過還是有人情味的一面啦!

就這時又發現,台灣人在北京,其實還是可以混得不錯,因為彼此都說著聽得懂的話,距離拉近了,事情就好辦的多。

 
創作者介紹

☀簡小光的運動新聞☀

簡小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